一个临时“快车司机”眼中的乘客

今天下午闲来无聊,出门跑了几趟“黑车”,注册滴滴专车半年来,这是第一次出门“接客”,由于今天是初六,今天起桂芳、翠花、秀兰等又要陆续回到北京、上海、广州变成Linda、Mary、Vivian了,所以,今天下午的“跑黑车”收入还不少,我看重的不是收入,而是以一个普通的士司机的视觉去了解社会百态。下面我就来谈谈今天下午接的9单客人。

  • 第一单:黄白路->华新汽车站

    上来的4个人,3个老人,1个年轻人,3位老人是去华新汽车站坐车回祁东,这位年轻人是去火车站坐车去往无锡,车当然是这位年轻人叫的,3位都是他的长辈,从这位年轻人与3位老人的交谈来猜测,年轻人应该是大学毕业后在江浙一带自己创业,从他们的乘车位置来看,年轻人应该是在衡阳市买了房子,3位老人是来他家拜年的,年轻人今天是要回去上班了。

    这个年轻男人就是外出务工人员的典型代表

  • 第二单:华新->解放路麦当劳

    上来2位女孩,年龄24岁左右,因为从他们聊天来看,今年是本命年,2位都是海外留学回来过年的,其中一位在澳洲留学还未毕业,另一位是留学归来现在在长沙,谈的最多的就是在国外的生活和感情,还有就是谈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对于90后而且家庭比较富裕的女孩来说,她们是不愁嫁的,但是也能从她们的交谈中感觉到些许来自家庭的压力。

    这两个女孩是富二代的典型代表

  • 第三单:解放路->石化广场

    也是上来2个女孩,看年龄也是90后,这两位女孩没有很多交谈,但是可以看出和前面两位比起来,她们就明显没那么自信。

    而这两个女孩是本土衡阳女孩的代表

  • 第四单:蒸湘北路->高铁站

    上来的是一家3人,80后的儿子以及父母,一路上他们听起来都像是在争吵,父母抱怨儿子出门太早,父母之间抱怨东西没有带全,儿子抱怨父母啰嗦,多管闲事。推测是独生子,在深圳上班,未婚。父母是老师,听他们说一个家长在微信上给发了一个拜年红包,父亲似乎不敢收取,为此一家人还起了争吵。

    这是一个典型的父母不了解儿子,儿子也不了解父母的家庭,积压了很多怨念,总是不能好好说话,儿子的语气是呵斥,而父母的语气是无奈。

    这个家庭的状况是目前很多中下层家庭的缩影

  • 第五单:火车站->解放路

    上来一个年轻小伙,去解放路应该是去和一群朋友一起玩,上车就点起了一根烟,有点像街头的那种小混混,有一帮玩得铁的狐朋狗友。当然也有可能是大学寒假在家的大学生,只是去和高中同学聚个会。

    这个小年轻可以算是社会青年的代表

  • 第六单:大洋百货->华新

    加价10元叫的车,说她在大洋百货的ZWF买戒指,硬是要我掉头到大洋门口接头她,然后再掉头去玩华新,一上来一股扑鼻的劣质香水味,化着普通的妆容,刚开始我以为她是去KTV参加聚会,后来才知道是去朋友家玩的,穿着一身典型的售货员制服,应该是在衡阳某商场做销售员,但是无论是戒指还是妆容,也遮挡不了她那来自农村的乡土气息。这个乘客在下车后3个小时还没给我付款,最后是我打电话去问了才完成支付的。

    这个女孩代表着那些从农村出来到城市自谋生路的女孩

  • 第七单:华新->先锋路

    上来一对夫妻,是那种在外地工作,过年回衡阳的,他们是从一个牌局奔另一个按摩局的,回来就是要好好联络下旧友们的感情。应该在外也争了些钱,属于中产了吧。

    他们是外出在外地过得还算可以的那类人

  • 第八单:崇尚->生态公园

    普通的一个女孩,应该是去连卡福商场参加朋友的饭局邀约。

    普通的衡阳上班族

  • 第九单:蒸阳南路->高铁站

    家庭出行,叫了3台车,我是第一个到的,本来是要回家吃饭了的,但是路过这里,还是加价40元叫的车,第一次我没抢单,第二次还是忍不住抢了,这是一个大家庭,有老人,有小孩,还有婴儿,看样子是外地来衡阳拜年,现在回去了的。或者是在这过年也不一定。

    普通的拜年人群

总结

从下午一点出门,总共滴滴司机在线6.2小时,接单9个,收入251.33元。送2趟高铁,1趟汽车站,3趟解放路口,2趟华新。

由于是春运出行高峰期,所以不存在接不到单的情况,基本是前一乘客下车马上就能抢到另外一单,除了两单送高铁的,高铁站那边似乎都不这么用滴滴打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