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然发现,自己变了,不是环境的改变,引起的改变,是自己确实变了。
前门的沙县小吃店还是那样,味道没变,只是换了老板;卖箭饼的阿婆还是那样慈祥的微笑,一个人怡然自乐;炸鱿鱼的阿姨还依然认识我,问:怎么好就没见到你了?我要了鱿鱼,还有火腿。
周围似乎没什么改变,为什么感觉自己如此苍老,变了 。我把那段记忆打包储存,但往事还是会在的裂痕中溢出,那么久都过来了,为什么在这深秋的时节,忧郁的空气中想起。
发现自己的改变,是在变成熟,还是在变苍老?我用脸去笑,用脸去忧伤,一切都表现在脸上,那是我的脸,却象一张面具,我在脸上表现成熟,内心却还是童心未泯,有时候真想回到过去,总是那么快乐,也许是因为那时候还不知道快乐是什么,才会那样无忧虑。
可是人总是要长大的,然后经历很多事情,然后变老。变老是件可怕的事情,我看到了姥姥的老,那样的高龄,可是她过得并不好,她有太多的担心,人老了,总是会担心后人过的怎么样,总是问这问那,不知是因为孤独,还是因为太多的操心。每次回家,她都会拉着我说好久,还会总把我误为伯伯,这样的老人,儿女都已经老了,爷爷甚至担心会比姥姥先去。现在,姥姥躺在了床上,她渴望儿女们能在她身边,陪她说说话,照顾她,可是,他们都老了,连自己都要人照顾,也许,姥姥的一生,注定是孤独的,从十几岁来到我家,到三十几岁丧夫,再把孩子们养大,不容易,也没过个什么好的日子,小时候姥姥总喜欢给我翻古,讲她的命运,现在才明白,那是在倾诉,因为没人能够明白,也没人能够理解,一 个老人,人们或许早已经将她遗忘。
人老了,孤独,悲哀!
大学,给了我太多东西,从一 个不明世事的小青年,到现在要带上成熟面具的堕落青年,我在改变,在成熟,人总是在经历了许多事情,经历坎坷与挫折后变的得老练,朋友说他看穿红尘,要做个花花大少,呵呵,以前,大一时,他说要奋发图强,现在他变的象我一样“堕落”,现在,他常说:人,只要自己觉得过的好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自己开心就好了。可是现在是在大学里,靠的还是父母,还只是人生的一个理想状态,而社会是现实的,要考虑太多的事情。所以,趁现在还没进入社会,就好好享受一 下吧,以后就没机会了,以后要养老婆,孩子,还有父母,其实男人的压力真的很大,常和他们这么说。
天冷了,心也凉了。
2006.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