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政策还能走多远?

1990年,当我的妹妹刚刚出生的时候,我记得会有一群让我父母见到都会很紧张的人总到我家里来,而且每次来,父母都会拿出最好的酒菜招待,那时候我刚刚懂事,只是知道因为妹妹的出生要罚钱,但是家里又拿不出那么多钱,所以那些人经常会到我家里来,后来父母借到了钱交了罚款,并且父亲找关系给母亲做了个假的结扎手术,那些人就再没来过。为什么父母会那么惧怕这些人,我当时也有听说过,说村里有一个生了三个小孩的,家里又没有钱罚,后来被这些人把房子都拆了。 这是一些关于计划生育的童年的记忆,而在过了二十几年后,我成了一名乡镇干部,虽然没有做计划生育相关业务工作,但有一些接触,对当前的基层计划生育工作有一些了解,虽然现在的计生工作不再像过去那样“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的做法,但也是漏洞百出、自欺欺人。对于当前的计划生育政策在基层是怎么落实的,以及计划生育这项基本国策该不该继续下去,我有一些看法。 两年前我写了一篇《当前乡镇计划生育政策实施的难处、痛处及误处》,讲述了乡镇计划生育存在的一些问题,当前基层的计划干部进行的两项基本工作是“三查四术”和清缴社会抚养费,三查四术是一种对妇女强制(虽然计生条例说是自愿执行)实行的政策,其对妇女身心造成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最近陕西省镇坪县曾家镇渔坪村三组村妇冯建梅,在镇政府干部的强制要求下,被迫引产了已经7个月的女婴。冯建梅和被引产的婴儿 2012.06.02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一事件暴露出了基层计划生育工作的诸多漏洞,计生干部在执法过程中根本没有按照相关的政策和法规执行,而且这一事件的处理情况只是对相关人员进行停止调查和对当事人及其家人表示歉意,而这一事件的起因仅仅是她不愿意缴纳4万元的社会抚养费,为了4万元可以扼杀一条生命,可见现在计生人员素质和20年前的没什么分别。说到社会抚养费,它的定义是指为调节自然资源的利用和保护环境,适当补偿政府的社会事业公共投入的经费,而对不符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的费用。 政府的社会事业公共投入,这个定义都点泛,其实据我所知,社会抚养费基本上是作为乡镇计生办的日常开支来使用的,也就是说征收的社会抚养费是在为一个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机构运转提供资金,这也是那些计生人员能够做出那么惨绝人寰的事情的原因,一切为了利益,而不是一个执法者的身份去做事。其实乡镇的计生工作人员这么做,无非是为了两点,一就是前面所说的利益,另一个更重要的是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每个月都有来自省、市、县的各种检查和考核,基层干部基本是在应付各种检查,深怕检查出差错,因为计生工作在乡镇是一票否决,也就是说只要你计生工作检查通不过,那么乡镇的党委书记是有可能被撤职的,所以为了应对各种检查,就不得不各种造假,各种统一口径,就怕捂不住事实真相。所以总的来说,基层的计生工作就两件事:造假和应对检查。 乡镇计生干部如此努力做计生工作,有没有带来很大的社会效益呢?我想除了每年扼杀几千万的未出生婴儿来减少中国人口外,其他的由计划生育所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已经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一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官方公布的全国男女出生性别比为118比100,但官方统计数据具有不严谨性,真实状况应该更加严重。强制性的一胎化政策,迫使具有悠久重男轻女传统的不少家庭想方设法地生男孩,从包括超生、弃婴、杀婴、流产、乃至药物选择等手段使得男女出生性别比迅速走向严重的畸形。由此所引发的男光棍问题可能要成为人类学家所面临的一个严峻课题,而且过多的光棍及有可能影响社会稳定,他们要组建家庭,要遗传基因,可是却没有合适的对象,那么他们就会没有归属感,家庭是作为社会的基础组成单位,想想一大批人都没能正常地组建家庭,这些荷尔蒙充足的男性能干出些什么真没办法预料。二是独生子女畸形成长。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孩子,导致每个家庭没有更多的孩子分享父母的爱,于是计生一代就“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不仅获得父母的全部爱,而且得到爷爷奶奶、姥爷姥娘乃至父母双方各自爷爷奶奶的爱,于是“溺爱”便得以横行中国遗祸后代。在80后90后身上表现出来的种种让公众担忧诟病的缺陷,都是源自这种溺爱。而且只有一个孩子,父母望子成龙的愿望十分迫切,孩子的学习成绩成了父母的心弦,父母将过多的期望和希望投注到孩子身上,从小就让孩子参加各种培训班、各种辅导、各种家教,给孩子从小就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2010年我写过一篇《成龙教育之我见》,一个9岁的孩子是如何在父亲的教育下变得如神童般‘畸形’。我认为幼龄儿童的教育不是为了要让他掌握多少知识,更多是培养他良好的修养和价值观。三是年龄结构老龄化。老龄化所带来的问题可以参考一下日本。一是就业劳动力严重减少。现在中国有很多低廉的劳动者,可以作为世界工厂,但是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外国公司将生产基地迁到东南亚国家,这是由于中国的劳动力在减少,很多工厂招工困难,就只能提高工资待遇,这就增加了制造成本,所以大量外国公司讲生产基地迁到劳动力相对低廉的东南亚。二是养老问题。老龄化的结果使得年轻一代父母除了抚养自己的孩子外,还要承担双方四位父母的赡养职责,甚至包括爷爷奶奶姥爷姥娘乃至再上推一辈老人的养老问题,这对年轻的父母来说该是多么沉重的负担啊!与此同时国家的养老负担也在日益加重,虽说养老保险是自己为自己的未来存钱,但老人越来越多劳动力越来越少将会使得国家养老保险账户上的钱支出的越来越多入账却越来越少,其中越来越大的差额最终只能由国家财政来补贴,这样的财政负担显然是非常致命的。当然,政府可以调高养老保险金的缴纳基数,可以延迟退休年龄,但这都不是最终解决办法。四是社会怨声日益强烈。近年来网络上讨论计划生育的论题越来越多,其中一个是2010年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副教授杨支柱超生了二胎,但他决意不交逾20万元的社会抚养费而被学校解聘。这一事件在网上引起了激烈争辩:《计划生育30年,变还是不变 二胎政策:历史关口,正在激辩》、《大学教授因超生遭解聘,知法懂法却带头违法吗?》、《温州计生官员称超生者是砧上肉 想怎么剁就怎么剁》。还有就是最近的冯建梅事件:《中国还有多少“被自愿”的冯建梅》、《冯建梅—中国母亲的悲剧是由所谓的人们政府要钱所造成的》、《安康孕妇遭强制引产冯建梅曝光惊人内幕》。 以上数据和图片均来自网络,其余各观点仅代表个人意见,如心中有不满,请自行看新闻联播等娱乐节目进行调理,如深表认同,请谨慎留言以表达。谢谢大家!相关阅读:湖南邵东社会抚养费公示弄虚作假 收多收少都一样 (人民网)范子军:红头文件逼超生是另一种钓鱼执法 (人民网)巨额社会抚养费去向成谜 年规模或超200亿元 (人民网)